Nana

幼青女装假毛——

青仔那么可爱,小时候怎么可能不被家里的怪阿姨怪姐姐哄骗着穿女装!



(不仅在大触云集的地方班门弄斧,而且到后边画衣服的时候完全瞎画,对不起



私心打了也青tag(占tag抱歉



(没想到吧,我不仅是沙雕文手还是辣鸡画手[。


(暑假作业真的做不完了,会死

【也青】听风吟和丹歌今天开黑了吗(下)

聊天室体(是这样说的吗?

也青双电竞主播设定

沙雕源于生活1551

也〔丹歌惊鸿〕
青〔听风吟〕
张楚岚〔游龙/不摇碧莲〕
小师叔〔念斗章〕
宝儿姐〔幺妹儿冯〕

前篇链接:http://nana7982.lofter.com/post/1f041be8_ef405dac











【宣传委员】XXX:说起来,刷这俩主播的cp怎么没人提夏日盛会联赛?

[小班]XXX:我刚刚在某站翻到了![举手]是不是听风吟和丹歌第一次遇上的那个网游,今年夏天邀请一群高段位玩家举办的联网竞技比赛?[求表扬]

【三好学生】XXX:[摸摸头~]没错。听风吟的战队就受到了邀请,比赛前几天一直在和队友开黑,一开就一通宵的,常常是丹歌那边都下播了,听风吟这边还在播。不过呢,这段时间内如果去听风吟的直播间,逮丹歌是一逮一个准儿。嘴上跟粉丝说什么要去睡了要去睡了,其实一下播就跑听风吟直播间去守着。

[大班]XXX:如果这都不算爱。。。

【三好学生】XXX:决赛那天,丹歌没有打游戏更没有直播,全程都蹲在听风吟直播间里看比赛。比赛是从下午三点开始,一直打到晚上十点,整整七个小时的时间,对于选手们而言,无论在精神上还是体力上的考验都是非常严峻的。而听风吟作为队长兼主力,承受的压力更是其他人的两三倍之多。

[中班]XXX:我现在都还记得赢了后,刚刚还一枪一个爆头帅到飞起的听风吟是怎么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我们赢了”的

[中班]XXX:当时满屏的弹幕,真的很感动。

[大班]XXX:嗯嗯,电子竞技的的魅力啊~

【宣传委员】XXX:赢了后听风吟马上和丹歌开了麦,录音在这,你们感受一下

【宣传委员】XXX:上传录音<丹风3>——
“(沙哑)丹歌,我们赢了……”
“嗯,看着呢。你们是冠军。”
“(笑)来来丹歌让我抱一下。”
“(也笑)我胖,你抱不动。”
“那你抱我。”

[中班]XXX:陈年老糖,还是那么甜[滋溜]

【宣传委员】XXX:就一个多月前的事儿,不算陈年老糖吧?

[中班]XXX:都一个月了还不算?我之前就想问了,你到底多久上一次某站哪?

[中班]XXX:我也想问。连听风吟和丹歌那事儿都能被你当新闻爆料[斜眼]要不是最近没其他大事我们还真想不到你会挖这个坟

【宣传委员】XXX:人家没时间嘛1551[靠边蹲]

[小班]XXX:新人不知所措……他们怎么了……

【三好学生】XXX:他们已经快一个月没和对方互动了

[小班]XXX:咿!!???我刚刚还想萌他俩cp的………为什么………………

【宣传委员】XXX:关于这个,其他平台的说法一个也别信!!!你就知道是黑粉和无脑粉干的就行了[摊手]

【三好学生】XXX:[敲脑壳]你这让新人怎么搞明白?

【三好学生】XXX:事情是这样的:听风吟和丹歌都是最近火起来的高人气主播,关系好,给对方直播间带人气这种事是常常做的。有一回,听风吟发动态说晚上会到丹歌的直播间去唱歌助兴,于是晚上一大批粉丝晚上就跑到丹歌那儿守着,顺便把直播间的气氛带了上去。

【三好学生】XXX:到此为止还都在日常的节奏里。

【三好学生】XXX:不巧的是,当天夜里听风吟家里长辈突发急病,他匆匆飞回家里,没去直播间。路上手机没了电,也没能发动态说明。粉丝们蹲守了几个小时刷了N遍礼物,使丹歌那天直播间人气创历史新高,但到最后也没等到听风吟。第二天,等听风吟终于分出精力来解释时,网上已经吵开了。

【三好学生】XXX:黑粉乘机上位,一篇篇阴谋论反阴谋论写得有鼻子有眼的。大片大片粉丝被带了节奏开撕,曾经两人互坑互宠全成了把柄,是蹭热度、是冷嘲热讽、是加戏是演员。其实这时已经没什么人真正关心对错了,反正撕就对了。到了最后,两位正主已经完全插不上话了,谁多说一个字谁就是往自己身上倒脏水。

【宣传委员】XXX:www这时我们双粉的位置就很尴尬了,只好抱团躲旮旯里,大气儿不敢出一个。[嘤]

【三好学生】XXX:作为签约主播,粉丝闹成这样两个人不能不管。于是他们断了来往,以后开黑再也没找过对方了,动态里也再没提对方一个字。cp粉们暗搓搓地希望风头过去后还能看到他俩的双排直播,但如今一个月都过去了,他们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对cp大概要凉。

【三好学生】XXX:好了,我尽量用最客观的方式叙述,具体怎么看随你们自己

[小班]XXX:这个真的……

[大班]XXX:虐。搞笑。气。

[中班]XXX:精辟啊!这件事真的又窝火又难过

[中班]XXX:看他俩直播感觉话都少了好多。。。明明之前还那么甜甜蜜蜜没羞没臊的。。。

[大班]XXX:是啊。依丹歌现在的状态,我都该怀疑他直播开没开麦了。听风吟骚话说得也没以前走心了,以前三句话一个宝贝儿现在全程“嗯”“哦”“好的”还有“不要懈怠”。韩文清上身似的。

[中班]XXX:韩文清话哪有那么少。。。

【宣传委员】XXX:诶,我刚刚在听风吟这周的视频里翻到点东西,跟你们讲讲

【宣传委员】XXX:听风吟和碧莲、念斗章还有幺妹儿冯开黑玩追逃网游。听风吟躲着跑不开,脱口而出“丹歌……”然后马上改口“碧莲,碧莲你在哪?”得到回复后,他又好久都没说话。

[大班]XXX:woc我看视频的时候被捅个透心凉,你还来跟我说???

[中班]XXX:哈,四十米大长刀

[小班]XXX:新人……还没入坑……就被塞满了糖又捅遍了刀……这……本不是我这个年纪该承受的痛苦……

【宣传委员】XXX:而且他们一个在北京一个在美国留学,虽然听风吟放假有回国一段时间,但据说从来没有面过基[嘤]

[小班]XXX:就是没有私交的意思吗………………wwwwwww

【三好学生】XXX:别伤心了,说不定他们早就私底下见过面或者经常在网上私聊呢

【三好学生】XXX:凡事你得往好处想

【三好学生】XXX: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

[大班]XXX:晚安。我也睡了

【三好学生】XXX:晚安。

【宣传委员】XXX:晚安好梦~

[大班]XXX:晚安

[中班]XXX:晚安晚安

[中班]XXX:晚安

[小班]XXX:晚安啦各位

[大班]XXX:晚安

[中班]XXX:晚安,都睡了吧

【园长】XXX:晚安。

***系统消息***
*聊天室现在无人在线*

******************************








诸葛青把手里的“晚安。”发出去,然后看着这个无人在线的消息发呆。

私底下见面?网上私聊?还真没有。他甚至都还没有和那个丹歌交换过QQ微信。

没想到这个他很久以前用小号创的聊天室会突然热闹起来,还开开心心聊起了他和丹歌惊鸿在网上的那些事。一开始作为正主之一,窥屏还是很好玩的。但越到后面,他越不得不去思考自己和丹歌的关系。

粉丝互撕的事儿闹得很大,他和丹歌不约而同地就此撇清关系。他也没有去找丹歌商量过之后怎么办,因为觉得尴尬。

情圣诸葛青与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不仅懂得怎么开始一段关系,还非常懂得怎么结束一段关系。但这一回,纠纠缠缠弯弯绕绕若即若离,饶是他也被绕了进去,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在网络上交往时有一点很方便,就是我当你不存在的时候,你就好像真的不存在了一样。

所以一切看上去都已经成了定局。

那么,你一拿到毕业证书就飞回来,没去干那份早就安排好的工作,而是跑到北京,一边跟人合租一边继续当这个主播——到底是在期望什么?

诸葛青问自己。

突然,他发现自己很奇怪。去留无意如清风过境的自己竟开始像女高中生一样别扭,还疑似对一个网友……

不可能。

是看聊天室刷cp看久了。

睡了睡了,明天一早合租的室友就到了。是叫做王也还是什么的那个。







离王也开错门惊醒诸葛青还有四个小时。


离诸葛青穿戴整齐和王也坐在餐桌前吃早餐还有五个小时。

离两人互报职业还有五个小时十五分钟。

离两人得知对方网络上的身份还有五个小时十六分四十三秒。

离两人开始交往还有……




【完】

有情节取材于自己关注的主播身上发生的真实情况,不妥删。希望他们私底下还是好朋友www

游戏玩得不好,大概有好多bug

再也不手残了

写文码了百分之八十然后手残删了是什么感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青】听风吟和丹歌今天开黑了吗(上)

聊天室体(是这样说的吗?

也青双电竞主播设定

沙雕源于生活1551





[]框的是表示等级的称号,一个称号有多人使用
【】框的是独一个儿的称号,一个称号固定一人使用

也〔丹歌惊鸿〕
青〔听风吟〕
张楚岚〔游龙/不摇碧莲〕
小师叔〔念斗章〕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

















***系统消息***
*〔XXX〕加入本群*

[大班]XXX:欢迎新人~

[中班]XXX:欢迎新人~

[大班]XXX:欢迎新人~

[中班]XXX:欢迎新人~

[大班]XXX:欢迎新人~

【宣传委员】XXX:你!们!听!说!没!有!

【宣传委员】XXX:哦新人欢迎,这个群已经好久没有进新人了呢

[大班]XXX:听说了[吃瓜]

[中班]XXX:听说了[吃瓜.]

[大班]XXX:听说了[吃瓜]

[大班]XXX:听说了[吃瓜]

[中班]XXX:听说了,不就听风吟和丹歌嘛[吃瓜]

【宣传委员】XXX:听!风!吟!和!丹!歌!的!事!

【园长】XXX:听说了。

【园长】XXX:你们刷得真快。

【宣传委员】XXX:。。。你们这样让我很难办[点烟]

[小班]XXX:新人瑟瑟发抖……不知道大佬们在谈论什么……听风吟和丹歌是什么……[弱小,可怜,又无助]

【宣传委员】XXX:吧唧一口小萌新![兴奋]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都问我知道吗!我跟你说,听风吟和丹歌惊鸿都是某站的大神级主播,粉丝上百万水平够得上职业联赛的那种,贼拉强,记住啦么么~

[小班]XXX:记住了……但是……我记得……这个群好像不是谈论……主播的……

【三好学生】XXX:这个群是叫〔电竞学前班〕嘛~刚刚上手的时候最好还是要多看点水平比较高的主播玩游戏,学习一下套路[宠溺]

[小班]XXX:[捣蒜式点头]懂了懂了!那这两个主播发生了什么事情?

【宣传委员】XXX:不许跟我抢新人!!![超凶]接下来我要给新人科普,你们别逼我用禁言!!!

[大班]XXX:[怜悯]

[中班]XXX:[怜悯]

[大班]XXX:[怜悯]

[大班]XXX:[怜悯]

【三好学生】XXX:你说吧[怜悯]

***系统消息***
*管理员【宣传委员】XXX对〔除管理员外全员〕行使了〔禁言〕*

【宣传委员】XXX:若要说这两人的恩怨,必须要从他们的初遇讲起。。。那是一个初春的早晨,空如洗,风微凉,裹挟着轻柔淡粉的樱花花瓣拂过发梢。听风吟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扛起机关枪便要去赴那命定的约。

【三好学生】XXX:翻译——今年三月初,听风吟在某射击网游中选了一身很骚包的行头,刚拿到把枪就和两手空空的丹歌撞了脸。

【宣传委员】XXX:woc忘记你也是管理了!等等给我闭嘴!

***系统消息***
*管理员【三好学生】XXX对【宣传委员】XXX行使了〔禁言〕( 二十分钟)*

【三好学生】XXX:由于游戏规则,两人当然一反应过来就开始互殴。丹歌其实不常玩射击游戏,但是常玩追逃游戏所以很擅长蛇皮走位和预判对手方位。听风吟则专注狙击五百年,你就是在八百里开外的小木屋里露出来一根头发丝他都能给你爆头。

【三好学生】XXX:然后两位主播喜闻乐见地匹配到同一场还贴脸,两边直播间的弹幕瞬间炸了。有延迟嘛,弹幕刷屏的时候俩人还在你一个耗油根我一个98k,缠缠绵绵到天涯。你见过把射击玩成杀鸡的人吗?丹歌惊鸿。听风吟这个方圆五百里无人能出其右的寂寞高手被他溜到弹尽粮绝,你可以想象双方的弹幕233刷得多厉害

【三好学生】XXX:不过终究是射击游戏,人家听风吟主场,弹夹空之前还是能把丹歌打个残血的。这时丹歌就发挥了自己的人皇优势,溜着溜着就溜到了一座双层木房子里。丹歌伏在二楼一个极为凶险的位置,听风吟站在一楼如果向上扔个手榴弹,很有可能就跟对面双双化蝶了。此时双方都已经从弹幕里得知了对方身份,没连麦。听风吟说“丹歌你有本事溜男人你有本事出来啊”,丹歌说“听风吟你扔不扔炸弹,不扔我就在这跟你耗一辈子”。两人全失去了理智忘记了这是一个枪战游戏。

***系统消息***
*管理员【三好学生】XXX解除了〔除管理员外全员〕的〔禁言〕*

[小班]XXX:哈哈哈然后呢?超过时限?落包围圈外?都毒死了?

【三好学生】XXX:没那么煎熬

【三好学生】XXX:一个玩了五个小时的哥们儿路过收了他俩人头

【三好学生】XXX:而已

[小班]XXX:…………………………………………噗

[大班]XXX:不用笑这么拘谨,当时全网都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班]XXX:我记得当时丹歌蜜汁沉默,听风吟那边发出了脸滚键盘的声音

[小班]XXX: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砸场的吗

[中班]XXX:有

[大班]XXX:下一场他们还是同一局

[大班]XXX:还是开局撞脸

[中班]XXX:还是双双殉情

[小班]XXX: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天赐良缘吗

【三好学生】XXX:月老让你三更见,谁敢留你到五更

[大班]XXX:于是在粉丝的热烈要求和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感情中,丹歌给听风吟发了个好友申请,听风吟接受了

[中班]XXX:两人自此就开始了甜蜜的双排生活

【宣传委员】XXX:他们每一期双排视频我都看过!!![得意]你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他俩玩一个1V4追逃游戏,另外俩队友都出去了,听风吟被锤倒在地,把一发能够让屠夫眩晕15秒的救命枪给了丹歌?

[大班]XXX:谁没看过。后面丹歌一到手就开枪,打完后当面治疗(你怎么这么快解禁了啧

[中班]XXX:然后在屠夫眩晕结束的一瞬间把听风吟治疗起来,又以精密的人皇走位帮听风吟挡了一刀。

【宣传委员】XXX:接着才是重头戏![嗷嗷嗷]

【宣传委员】XXX:听风吟是第一次玩那个游戏,所以找不着大门,在里边绕了好几圈,丹歌就用那个交互动作行进速度都比一般水平低20%的巨——慢——的医生角色溜了屠夫240秒!!!那个屠夫还是国服排行榜前三十的屠!皇![呱唧呱唧](当然最后还是被抓了

[中班]XXX:给小萌新科普一下,相同场景,普通人能用跑得最快的角色溜那个屠夫120秒就可以吹一年了![可把我牛X坏了,插会儿腰]

[小班]XXX:[新人目瞪狗呆]

【三好学生】XXX:最甜的是

【三好学生】XXX:在逃出来后,听风吟菜凶菜凶地问丹歌怎么不快逃,说最后还不是三出一留,没意义。丹歌就说好歹你逃出去了,多拿了150分。

【三好学生】XXX:听风吟又问他用医生这个角色怎么不多点一些跑路方面的天赋,丹歌笑着说我的天赋如果没有全点在治疗上你刚才能那么快起来。

[小班]XXX:……他们怎么不结婚???

[大班]XXX:百分之八十的粉丝都和你一个想法。丹歌你还能再宠一点吗!

[中班]XXX:说得好像听风吟没宠过丹歌一样。听风吟开始带丹歌打枪战的时候,哪次不是让丹歌先舔包?

[中班]XXX:还苦口婆心地跟丹歌讲哪个道具好用哪种枪适合他,这些话全录下来都是现成的枪神教你三分钟上手吃鸡的教程

【宣传委员】XXX:你别说,还真有人录下来做成剪辑了,就是丹歌本人![神奇吧]

【宣传委员】XXX:不过这是早期双排啊,后边别说让着了,俩人都是饿虎扑食拼手速,谁拿到算谁的[摊手]

[大班]XXX:有一次两个人有同一个任务要做,——在他们初遇的游戏里双排的时候

【宣传委员】XXX:我知道我知道!!![滋儿哇滋儿哇]

【宣传委员】XXX:是不是

【三好学生】XXX:是不是每人拿50个人头那个?

[大班]XXX:对对,这个任务挺难,两人在各拿下四十来个之后方圆五百里内再无人头。以二人的默契,同时当机立断抬起枪朝自家友军突突。[嘿哈]

【宣传委员】XXX:最后

[中班]XXX:最后常年浸淫于硝烟炮火中的听风吟更胜一筹,把丹歌打成盒子后一边棒读着丹歌你不会白白牺牲的一边光速舔包

[小班]XXX:然后呢然后呢?不行好想笑哈哈哈哈哈哈

【三好学生】XXX:然后听风吟又收了几个人头凑足了五十还多六,顺便吃了个鸡[摊手]

【宣传委员】XXX:[画圈圈]塑料兄弟情

[中班]XXX:还有一次他们联机玩一个闯关游戏,曾经玩过一遍的丹歌带领听风吟一路通关,最后在胜利的小旗前引诱听风吟跳了陷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宣传委员】XXX:我记得我有录音素材

【宣传委员】XXX:上传录音<听风吟6>——
“我次……(闭麦)对不起差点爆粗。丹歌你过分了啊。”
“你们怎么都在刷哈哈哈233?到底是不是我粉丝了?”
“丹歌惊鸿是谁?不认识。我只和碧莲还有念斗章开过黑。”
“好了你们不用刷了。我就再立个flag,接下来一个星期,我的直播里都不会出现丹歌惊鸿这个人。”

[大班]XXX:听风吟: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哼唧]

【宣传委员】XXX:然而过了三天是听风吟生日,还是哄好了。[呵]丹歌做了个视频,把两个人一起开黑的镜头挑几个,配上了个温情BGM剪出来,结尾还附上自己亲自唱的生日快乐歌,贼拉用心贼拉浪漫,放出来之后听风吟秒转[斜眼看]

【也青】请好好教书不要乱发狗粮谢谢(下)

也青教师设定(算是校园pa?
不知道算不算沙雕,就当欢乐向吧
甜的





在对王也老师惊鸿一面的怀念和对诸葛老师的日日跪舔中,我们升上了高二。多少有些诸葛老师影响吧,我选了理科。然后在高二上课的第一天,发现王也老师是我们班主任。如果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惊喜的,那就是诸葛老师是我们副班主任。

两位老师轮流坐镇晚自修简直不要太幸福!虽然经常性地诸葛老师会走出去打电话,王也老师会低下头发信息,但有什么关系!晚饭后还能看到俩盛世美颜,还能缠着他们问东问西,谁还敢有什么不满!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恨不得放飞灵魂吼一声这里的山路十八弯!!!我发誓以后戒黄戒赌戒网游就对着这俩美人儿啃书本!!!】
我在QQ上对社团里的学姐bb说。

(哦。)

【姐姐你是没见过这两个老师,要不然你得和我一样土拨鼠尖叫!!!天啊天啊他们怎么这么好我要能随便抓到一个就此生无憾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嗷嗷嗷嗷嗷嗷嗷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嘚儿嘚儿嘚儿嘚儿】

(我见过啊。不仅见过,他们还带了我一学期的课。)

【???】

(你是真的傻白甜吗小盆友?)

(也罢,就诸葛狐狸一人带了你们一学年,还不显。)

(我劝你长个心眼吧,还有,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姐你说得我有点害怕】

(单方面被甩的心理准备)

(不说了我洗澡去了)

于是学姐走了,留下我独自面对支离破碎纠缠不清的三观。

咦?学姐说我会单方面被甩是什么意思?莫非他们有人有对象了?但要那样的话就挑剩下的那个呗……那难道他们俩都有对象了?那一年来怎么从来没有见诸葛老师提起过?不仅没有提起,而且我们全班三十六名狗仔也从来没有在他身边发现有小姐姐的痕迹……啊不对,小姐姐还是很多的,但由于太多了,却一个特殊待遇的也没发现(最厉害的一次也就是诸葛老师被学生拍到在大街上牵着一个黑长直姑娘走),那肯定不是迷妹就是闺蜜,连充满粉红泡泡的少女恋爱脑都懒得对此脑补什么。要是看王也老师就更无法想象了。王也老师?女朋友?这俩词完全就是同极相斥绝缘体嘛。反正我是怎么也想象不出来一小姐姐挽着王也老师的胳膊走的场景的。

但学姐叫我长个心眼我就长个心眼吧。自此以后每次上课我都先对这俩人进行一个全方位扫描,愣是没看出来一点破绽。

唯一的疑点就在他们手机上了。诸葛老师打电话我听到过,颇有些缠缠绵绵的意思,但也有些整蛊偷税的感觉,再说诸葛老师这人一看就是个桃花劫,说话自带撩,改不掉,所以这个情报相当模糊。

王也老师常在晚自修发微信,但我坐在后边看不到,不过有那么一两次他也走出去接电话,那语气宠的啊,不是在哄孩子就是在哄女朋友(“哎你怎么还没睡啊,白天你还……哦,忘记您这茬儿了……行了,我帮你写,你睡觉去。……夜宵?你还想吃夜宵?知不知道对肠胃不好……行行当明天早餐可以吧?……祖宗哎您怎么这么麻烦……今天不行,你给我睡觉去,明天给你做。……”)那天早上诸葛老师突然发烧到三十八度,回家休息了。王也老师上课时还嘲讽了一句“谁叫他整天不要温度死要风度的”,又提醒我们最近流感频发注意身体的,估计他的通话对象也感冒了什么的吧。

于是我找到了新方向,晚自修瞅准他俩打电话的时候看。但几个星期下来,该模糊的地方还是模糊,镜里看花水里看月的,调查毫无进展。

然而我再挫再勇,直接去找了本人当面问。

“女朋友?”诸葛老师手中钢笔转了花儿,脸上笑意盎然,“没有啊。”

“……然后把方程式代进去就成。”王也老师在我的作业本上写了几道步骤,“哎你说。女朋友?没。”

好了破案了,两人都没女友。

再想问一下学姐也是白搭。他们高三在另一幢教学楼,去见她不仅要走过八千里路云和月,还有可能碰上他们高三的那几位导师,会把来见高三的小高一小高二盘问得连祖上十八代都翻出来,然后就地正法。她是住宿生,手机也被家里没收,据说周末做完作业就只能刷五三,如此苦哉,不得叨扰。

于是我决定抛开这些杂七杂八牛鬼蛇神的东西,继续专心对着两位老师流口水。

但天不遂人愿。就在我决定放弃的时候,又偏偏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那天王也老师请假,据说是在家庭聚会的时候被灌多了,吐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于是叫隔壁张楚岚老师来代个课。不摇碧莲这一绰号果然名不虚传,上来就大大方方地摆明了自己是来偷懒的,然后给我们来个小考,题目都是噩梦级的,做得我们哭爹喊娘,传小抄也没用因为几乎没有人会。抬头一看那碧莲算准了值班老师开会去了,趴在讲台上睡得呼呼的,哈喇子淌了一桌。

下课铃响,碧莲老师睡眼朦胧爬起来伸了个懒腰,问我们做完了没。我们一致拖长了声音嚎没——有——,碧莲老师就说:“那你们继续,下节课也是我的。”然后掏出手机来。

什么东西???下节课不是数学吗???老实交代你把我们的诸葛老师怎么了???

面对群情激愤的众人,碧莲老师显然不如王也老师镇得住场。他打着哈哈说:“别啊各位,我真没把你们诸葛老师怎么的了。要问你们也得问老王把诸葛……”这时他打住了,脸上露出一副“啊西马大居然说出来惹”的表情。

话说半段最挠心。但之后不管我们怎样威逼利诱都没能从碧莲老师嘴里再撬出一个字来。最后上课铃响,散了会的值班老师开始巡逻,碧莲老师正襟危坐道:“好了好了不闹了,这张卷子做完,来换家庭作业。”他看我们心不在焉,又说:“卷子待会儿给你们诸葛老师改,分数计入记分册的啊。不及格的,我给他补习。”

居然搬出诸葛老师,还用自己来威胁我们。这枝碧莲成精了,留不得。

临走前碧莲老师收齐试卷,看看我们一众怨怼的目光,竟笑道:“你们别那么看我啊,这些题目全是你们王老师和诸葛老师出的,准备给你们做来煞煞你们的锐气。我只不过是提前拿来给你们考掉而已。”

全班错愕。

不我不听我不接受!肯定是你个碧莲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我们善良可爱的正副班主任怎么会有如此行径!

碧莲老师嘿嘿笑笑,背负着我们全班同学的愤怒和一叠试卷绝尘而去。

事后冷静下来想想,这好像也确实是两位老师能做出的事。王也老师不必提,诸葛老师也给我们代过物理课,课讲得毫无违和感,两人一起出几道物理难题是分分钟的事情。我们班在两位老师的教导下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如今理科班中稳居第一,飘也确实有点飘。

下一节自修课,本来应该班主任来,因为两个都不在就让隔隔壁张灵玉老师来管。我们立刻对着花容月貌不输诸葛老师的灵玉老师展开了盘问。灵玉老师果然不同于那枝碧莲,气定神闲翻了页书,眼也不抬告诉我们:“是。”

原来真的是这两位出的题!我们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了。

灵玉老师听见我们说话声音开始响起来,便抬手制止了一下。碧莲的面子可以不给,但美人的面子万万不能不给。全班安静了下来。这时有人问了:“灵玉老师,那碧莲……张楚岚老师说的那话什么意思?就……应该去问王也老师把诸葛老师怎么了那个……他们最近闹矛盾了吗?”

灵玉老师抬起头淡淡笑道:“张楚岚是随口说的,他们两个一直好得很。”

“那您知道诸葛老师干什么去了吗?”

“谁知道呢,也许是在照顾王也。”

我们啧啧称道,真是感人的兄弟情……










个鬼。

为什么不是别人来照顾是诸葛老师请了假甩了工资来照顾啊喂!王也老师又不是地里黄的小白菜能参加家里聚会还不醉不归家属怎么着也不缺吧!这种怎么看都是家人或者伴侣干的事怎么会落到诸葛老师头上啊!你们两个能不能端正一点啊!

面对我们接二连三的问题,灵玉老师是意外地和气,来者不拒一一解答。通过灵玉老师我们知道了,这俩人也算是幼驯染,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同校同级。后来两人毕业后又到同一所高中里当教师,房子嘛也是合租的。题目?你们还是高二,不知道高三狗最怕就是这两个人联手打造的题目,可偏大小考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十来道,考得人身心俱疲。哦对了,你们知道为什么他们的授课风格那么像吗?因为诸葛青的教案有百分之八十都是王也帮他写的,王也那一脸仙气也是这样出来的。

灵玉老师悠悠讲完,下课铃正好响起。于是他拂袖收起自己的书,起身准备离去。

“等等灵玉老师你为什么愿意回答我们这些问题?”

灵玉老师:“我和夏禾当初也是被诸葛青这样曝出来的。”而后飘然远去,背影深藏功与名。

第二天两人回来,发现我们看他俩的眼神都不对了。王也老师就当我们集体胃胀气照样上他的课,但诸葛老师上完一节课后,终于还是问了我们一句:“你们今天怎么了?”

我们告诉了他碧莲老师和灵玉老师的话,然后齐刷刷地拿眼睛瞧他。好了,你们打算怎么赔偿女生破碎的少女心和男生粉碎的三观吧。

诸葛老师笑了笑,“这样啊。”然后走了出去。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其实硬要说发生了什么吧,就是这两人秀得愈发肆无忌惮了。

午饭后常常有人看见他们一起走操场逛校园,还能在王也老师的办公室看见诸葛老师在给他梳头发,在诸葛老师的办公室看见王也老师在给他泡八宝茶……
星期三上完下午最后一节课后,王也老师总会站在教室门口等诸葛老师收拾东西,然后这一天晚自修就是碧莲老师或者灵玉老师来管。
而假期里他俩一起游山玩水上天下海简直不算事儿,要不然就是一起洗手作羹汤什么的,不过看视频里好像都是王也老师在做,诸葛老师在旁边晃来晃去叽叽喳喳,王也老师就抓一块糖醋排骨或者炸鸡块塞他嘴里。

咄。

我们表示,你们有本事发狗粮,你们有本事扯证去啊。

诸葛老师笑笑: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没有?

哦。

岁月荏苒分秒如年,我们熬到了高三又熬到了毕业。我们班考得算是相当好的,在KTV里摆个庆功宴兼散伙饭。一个男生对两位老师举起啤酒说:“我最感谢两位老师的不是别的,是教会了我怎样谈恋爱。”

全场哄笑,都看他们怎么接。诸葛老师笑而不语,和那男生碰了一下易拉罐,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突然伸手拉过王也老师的领带,在我们面前交换了一个深吻。

【也青】请好好教书不要乱发狗粮谢谢(上)

也青教师设定(算是校园pa?)
不知道算不算沙雕,就当欢乐向吧
(可能有别的圈的太太的影响,忘记是哪位了暂且说声感谢)
短小警告⚠️(lof上第一篇文,试探性发一下.jpg)



大家好,我是一名普通的学生,今天在这里控诉一波高中三年来受到的非人待遇。

故事的最开始,我只是一介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学生——春心萌动智商够用情商堪忧的那种。高一坐进新教室的第一天,我同全班的小萌新一起翘首等待老师的到来。正式铃响后几秒钟,只听得走廊上传来哒哒脚步声,然后教室的门被缓缓推开。

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腿长一米五的西装小哥走进来,脑后小辫子同披在肩上的外套一起飘扬。他把手中教材往案上一放,转过去拈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诸葛青”三个大字——瘦金体的。然后他拍拍手,转过身对我们笑道:“大家好,我是诸葛青,各位这一年里的数学老师,也兼班主任。”

这一刻我听见全班砰嗵一下心动的声音。

你认真的吗校长,把这么妖孽的男人收来当老师岂不是会祸害众生?你确定对着那张脸我们听得进一个字?

后来的事实证明,不止听得进,还能让人上瘾。看诸葛老师长相就一小鲜肉,没想到他讲起课来堪比老司机。无论是立体几何还是代数不等式都能给人讲出花儿来,再加上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一到数学课我们全班人都MP满格,人家还以为我们失了智才会这样疯狂追随数学。我更是恨不得诸葛老师能把体育课都占了去,让我逃离冯老师的魔鬼式体质训练。
(当然我也只是想想。我也不希望看到诸葛老师被冯老师的铁铲制裁)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静地过去,直到一个午后。

午后第一节课最容易犯困,但诸葛老师的课是例外。全班同学神采奕奕地端坐着,等待走廊上皮鞋踏地的声音响起。

然而教室门冷不丁被推开,没有半点声息。几乎所有人都虎躯一震,瞪大眼睛看着走进来的人。

来人一头及腰长发扎成个马尾,上面扣个鸭舌帽,把脸遮去一半,衣品和我们的诸葛老师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完全全的直男审美。脚上蹬着双老北京布鞋,怪不得刚才没一点声响。这还不算,他腰上还挂个保温杯,以我五点一的视力,能看出里边泡着枸杞。

这人踱上讲台,一手摘下鸭舌帽一手取下保温杯,把这俩玩意儿往讲台上一放。这时我听见后边两个男生在议论,一个人说这老师姓王,上星期给他们男子篮球代过课,一对三碾压。

合着您一个体育老师,就算走错了又怎么会走到数学课堂上来了?

这王老师站上讲台,用带着京味儿的普通话说:“诸葛老师身体不适,我帮他代个课。我姓王,单名一个也。”

其实刚刚说他是体育老师我都有点不信了,那副公园散步的架势,活脱脱一门卫大爷。现在他表明了自己是来代课的,全班同学都一个表情——“你仿佛在逗我”。就算您长得也算好看了吧,但即使是我们诸葛老师也不是单用美色教书的啊。况且您这满脸仙气,在这么招困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睡您自己大概就先倒下了吧!更重要的是——您要真是教书的,两袖清风什么都不带就这么走进来那也真是很棒棒哦??

王也老师无视了我们一众人整齐划一的黑人问号表情,把电脑连着投影仪关掉,只拿一根粉笔两块黑板开讲了。半节课后,我们已然忘记了几十分钟前对王也老师的质疑,全班都跪下给他唱征服。

至少可以肯定,他不是专门教体育的。否则他怎么可能像把数学教材吃进去了似的把里面的例题公式口头指出来,还能附带几道现编的题目给我们搞脑子?更厉害的是王也老师虽然能搞我们脑子但让人没有半点睡意,加减乘除间不等量夹杂着养生金融诗词时政音乐心理学世界史,全班人争相奉上自己的大脑情愿被倒腾得内外翻个面儿。

一节课下来,我们看这王也老师怎么看怎么帅,从诸葛老师的迷弟迷妹进化成了王也老师和诸葛老师的迷弟迷妹。下课铃响后有人对王也老师说您不是带过体育课吗没想到是数学老师,王也老师“啊”了一声,估摸着是在回忆他带过的体育课,然后说不啊,我教物理的。

接着他用鸭舌帽扇着风,腰间保温杯晃荡晃荡走了出去。留下我们全班在风中凌乱。

凌乱归凌乱,不影响我们的崇敬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自此每天都能过成教师节的老师又多了一个,物理组王也老师的桌上开始和数学组诸葛青老师的桌上一样总能看到一些手制点心。不过渐渐地,我们班妹子发现她们送给王也老师的点心总会出现在诸葛老师的桌上。

关于这事我们问过诸葛老师,他说老王不爱吃甜食,我们俩又是朋友,所以就送我了。自此给王也老师送点心的就呈指数下跌,无限趋向于零。

那会儿我们简直单纯可爱得让现在的我难以置信。且不提王也老师和诸葛老师在细微处极其相像的讲课风格,和诸葛老师身体不适偏偏叫个物理老师代课的bug,就看看人王也老师收到的点心为什么不送给同一办公室的女老师要送给你诸葛老师吧——就凭你们感人的兄弟情??

现在的我只想说一句:呵,男人们。